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乱伦的情妇】

【乱伦的情妇】


失去了第一次

暗淡的灯光,静静的床上,音乐缓慢的播放着,显得房间特别温馨,本身酒 店房间布置的都很有家的感觉。

「宝贝,如果,我要离开你了,你会恨我吗?」第一次跟他发生性关系后, 尘搂着我对我说。

「哼,我当然会恨你,如果让我知道你的行踪,我会杀了你,然后把你喂狗 吃,讨厌,以后别开这种玩笑好不好,我接受不起这种玩笑。」我把头钻进他温 暖
的怀抱里说,是呀,我根本就已经无力承担这种玩笑,如果他离开了我,我真的 一无所有了。

「好,好,我以后不会再开这种玩笑,乖,宝贝,我保证哦,别生气,来, 亲一个。」他紧紧地搂住了我,增加了几分安全。

尘,是我第一个男人,我背着家人去到他那个城市生活,说真的,除了几件 衣服,跟我身上的几千块钱,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是一个为爱情可以受 伤累累的女人,痴情,可却愚蠢的让人头疼。

我一个人住在宾馆,还是自己给钱,尘不愿意让我搬进他家里面,他以不方 便拒绝了我,也许女人就是傻吧,承诺他从来都没有遵守过,见他的第一天晚上 我就把第一次那么珍贵的给了他,有的时候女人爱面子也麻木的去爱是不好的。
一住就是一个星期了,身上的钱也快花光了,所剩无几,而他也只是有空才 来看看我,一般都是晚上来过夜,第二天早上就匆匆离去,虽然我爱着他,但是 一个星期就这样下去,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免费的妓女一样,好像自己就是赔本 货,对于主修商业的我,对价钱这方面比较讲究。

「尘,我不想这样继续下去。」我厚着脸皮,不好意思对他说我快没有钱住 宾馆了。

「怎样下去阿?」他明知故问,对他如此厌倦,但却没有办法,这就是人生 的无奈吧。

「倒不如我去你家住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天天见面了。」继续厚着脸皮,在 家我是独身女,从来都没有缺少过什么,或者祈求什么过什么东西,在家我想要 什么都会有,最少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如果他不答应,我就要睡天桥底下了。
「好,我明天来接你,乖。」他面带真诚的对我说,虽然心中明明告诉自己 ,别再继续相信他,但是还是一次次的欺骗了自己。

就这样,第二天一早他就离开了,等,整整的在宾馆等了他一天,他没有再 出现过,电话也打不通,到最后甚至他的电话号码都变成了空号,我一时无助, 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躲在被窝里面哇哇的就哭了起来,我什么都没有了,真的 什么都没有了,我对自己说要坚强,为何我这么傻,为何我是爱情的受伤者。
夜晚十二点的来临,电话突然响起,我急忙接电话,心中期望是他的来电, 希望听到他给我的解释,就算残缺的解释都好。

迷惘的救星

「喂,宝贝在干什么呢?」是骏,一个大我十八岁的男人,一个一直以来都 懂得疼爱我的男人,一个成功的男人。

「我没有干什么啊?」还带着哭泣声的我傻气地回答他的问候。

「宝贝你怎么了?怎么声音?」看来现在只有他才会在乎我了,原来自己身 在富中不知富。

「我,我没有钱了!」我又哇哇的大哭起来了,我想我应该可以对他撒娇, 不过我所说得确实,过了今天晚上,当第二天下午两点的时候,我就要离开这家 宾馆了,到时候我就要沦落街头,我不可以回家,因为回家的话我会被我妈打死 的,我把我家的脸都给丢光了,就当我没有存在过吧。

「阿?你不是去旅游的吗?你家没有给你钱吗?乖,别哭好不好。」

我要撒谎,我不可以告诉他,我是因为尘所以才来到这个城市:「我是离家 出走的,我知道,他从认识我的那天就一直爱着我,现在除了他,我真的无路可 走了,何时我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那么严重阿?我明天去找你吧。」他叹息着。

「嗯,我等你,你别不要我啊,你不要我的话就没有人要宝宝了。」我可怜 巴巴的。

「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到你的,你把你的地址用短信发到我的手机上,我现 在还在谈生意,明天再找你,乖,早点休息。」

「嗯。」我在电话这边很劲的点头。

唉,做商人真好,可以用忙碌忘了自己所有不开心的事情,而且还有钱,挂 完电话,我有一种莫名奇妙的感觉,我害怕又被欺骗。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见我飞得很高很高,可是到 最后我却突然堕落,上帝告诉我,那不是属于我的快乐,我已经没有资格得到纯 真纯美的一切了。

我很害怕自己所作所为,我知道这是错误的,女人的第一次应该留给自己心 爱的老公,为何平时聪明的我,今天却如此的糊涂呢?我责怪自己,当我睁开眼 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门铃声也同时响起了,难道是他搭早班机来到这里的吗 ?他真的来了吗?是他还是他?我疑问。

我打开了门,竟然见到的人是骏,虽然他已经三十五岁了,但是看上去依然 有男人味,说真的,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果仔细地去观看他,其实他比尘还 要帅,最少他更给人感觉温馨,这点我比较喜欢的,也许是自我安慰,也许因为 从小没有父亲的缘故,比较有恋父情怀吧。

「你是骏?」我假装迷糊,更加想确定对方是谁?如果是小偷或者打劫的那 就糟糕了。恩,小笨笨怎么还没有睡醒吗?用不用你继续睡,我等你睡醒后再进 来呢?「他一本正经,我有点怀疑,到底我对他了解多少?」

「你还是先进来吧,我把他拉了进来,男人真的喜欢扮正经,不过有的时候 女人也如此。」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东东啊?「我问。」

「哦,是你的早餐,我想你应该还没有吃早餐,就知道你好像小猪一样懒懒 得,以前上网跟你聊天的时候,你经常都不愿意下去买吃的,所以就自作主张买 给你的。」他也挺善解人意的嘛,最少比尘还要好,尘从来都不会买早餐给我吃 得,更别提关心我一下了,人就是这样,总是喜欢做比较。

「你真好,我,我好感动哦。」我带着感动的眼神跟他说。

「好了,别花言巧语了,你就快点吃吧,小心你的胃,免得等下又胃痛。」
好感动,他还记得我胃痛,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因为这段时间真得很委屈, 突然又掉起了眼泪,从来都不在别人面前哭的我,这次终于释放出来,心中舒服 了很多。

「傻丫头,哭什么,乖,你看你,都那么大了,还哭。」他走到我面前,搂 着我的腰,如此熟练,我拥在他的怀抱中,把所有的委屈一次性的发泄出来,虽 然他爱我,可惜就是年龄跟我相差太大了,我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是我现在其 他选择吗?没有。

他吻去了我的泪痕,就这样我们接吻了,然后深吻,最后赤裸裸的身躯缠绵 在一起,这次,我比较主动诱惑,现在的我,对于我性已经没有什么了,没有第 一次那么害羞,没有第一次不愿又愿的发生了性关系,现在,跟他这样,已经是 预计过的事情,在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东西是不用付出就可以得到的,我知道这 种行为是可耻的,跟妓女没有任何区别。

同一张床,同样都有我,但是却躺在不同男人的身边,才发现原来自己可以 如此的下贱。

同一张床,同样都有我,但是现在的这个,却对我很好,而哪一个却深深的 伤害着我的信任。

「亲爱的,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对你,你还小,真对不起。」我捂住了他 的
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男人都这样,跟你做的时候又不会思考这些问题。
他笑笑:「嘿嘿,宝贝,我买了晚上的飞机,我带你去我的城市,好不好? 。」

「你真的买了飞机票了吗?」我惊讶地望着他,还以为他对我也只是玩玩而 已,原来他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

「嗯,你以为什么呢?我从来都不欺骗人的,好了宝贝,我带你去买几件漂 亮的衣服,你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好吗?走,穿好衣服吧,用不用我帮你穿阿?」 他坏坏的笑着,好有坏男人的味道,我晕倒在幸福当中。

「哼,才不要你帮我呢,我自己穿就好拉。」撒娇是我的强项,我要留住这 个男人,因为他有利用价值,最少现在是我唯一的出路。

我帮他打好领带,我打领带很有技巧的,打出来的领带都是最漂亮的,对于 我那个城市来说,小学生都会打领带,因为上学都需要打领带,不管男女。
「谢谢宝贝,宝贝打得领带就是漂亮。」他给了我一个淡淡的吻,我喜欢这 种吻,可以让我怀念小时候淡淡的草木味,喜欢他身上的香水味,淡淡的散发着 。

我退了房,把从家里面带的东西全部丢掉,我要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这就 是我的性格。

「宝贝,你看,这个是什么?」坐在出租车上。

我一手拿了过来:「是身份证?」

「对阿,我想你离家出走,可能需要一个新的身份,所以就通宵帮你搞好的 ,还有阿,我还帮你买了一栋很漂亮的别墅哦,今天早上我走之前,让我秘书办 的。」

「原来是秘书姐姐阿,她那么漂亮,跟你一起都一年了,你难道不喜欢她? 小心她吃醋。」

「如果真的喜欢她的话,一年前就喜欢了,笨蛋,我现在只爱你,在我心中 你是最漂亮的。」喜欢男人的花言巧语,有实际行动的花言巧语,我见过他的秘 书,很漂亮,而且有学问年轻。

「对了,你做那么多事情,是不是需要很多钱啊?」我不想欠他太多,欠的 越多,就越不能离开他,其实我很自卑,跟他一起的时候我已经不是处女,而且 我也不漂亮,没有优秀的条件,以他的条件找好的女人一大堆。

「不会拉,在你身上花钱我愿意,真的。」。

「上海的身份证好像很难办理,特别是假的这种,嘿嘿,你怎么把我的名字 改成这个了?」我看到身份证上的新名字。

「怎么?不喜欢吗?我觉得很好听啊?」

「喜欢啊,晴柔,很好听,可是笨蛋,中国哪有人姓晴的?」其实他挺可爱 的,就是年龄太天啊,我太在意这些了。

「是吗?嘿嘿,下次一定会注意的了,宝贝暂时原谅我一次。」

登机前,他帮我买了新的手机,新的衣服,还有性感的内衣,他帮我挑选的 ,对于这些,我不太熟悉,因为以前都是我妈妈帮我挑选的,还有新的手提电脑 ,新的MP4,新的提包,新的鞋,新的,全部都是新的,真是大方的男人。不 知道从今天开始,我算不算正式的成为了他的情妇呢?

头等机舱,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坐,他对我还真好,以前,我母亲让我回家乡 的时候,也不会给我做头等机舱的,突然觉得,做人情妇其实也不错啊。
真正成为了他的情妇

二个小时过后,飞机着地,我来到了另一个大城市——上海,距离我居住的 城市,飞机时间两个半小时,一个有东方之珠美称的地方。

上海的城市生活条件不错,最少好过尘哪个城市,住在高尚住宅区,有点不 习惯,骏一有空就会来看看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公司。

他跟他老婆是指腹为婚,所以在他十七岁他就跟他现在的老婆订婚了,一年 后生了一个儿子才正式结婚,然后就随父母来到上海这个城市,最后继承父业, 一切都不如他所希望的,但是父母之命无可奈何。

其实认真的算算他儿子的年龄跟我一样大,如果按月份的话,他儿子还大过 我两个月,我竟然成了一个可以做我爸爸的男人的情人,难听的来说就是——情 妇,我才十七岁。

八月二十,我来这个城市一个月零一天,是我的生日,那天骏自己给自己放 假了一天陪我,当天他问我十八岁的愿望,十八岁了,成人了,我说不想那么无 聊除了在家就是购物,我想上大学,这段时间内,我才发现原来上学是多么的幸 福啊,不用整天无聊的呆在家。

他明白我内心的不愉快,所以就一口答应了,说九月一号一定让我去上大学 ,我相信他,因为他的办事效率很高,那天晚上我们做爱做了很多次,一晚上我 们都没有睡觉,他温柔地搂着我,还唱我最喜欢的歌给我听,这种生活真的好像 童话般一样。

当第二天来临的时候,他还早早的起床,亲手煮早餐给我吃,虽然看起来很 幸福,但是如果我们年纪相同,如果他是我老公的话,我想我会更加幸福,也许 我奢求得太多了吧。

「宝贝,你为何昨天晚上不问我送你什么生日礼物呢?」

嘴边带着牛奶印的我:「你给我的礼物已经够多了,我可不贪心哦。」对着 他傻笑,这是我对着他一贯的习惯。

「走,我带你看看我买给你的生日礼物吧。」他拉着笨手笨脚的我走了出去 。

「你买了什么给我啊?那么神秘,说出来不就可以了吗?」我傻笑着跟着他 走。

他直接带我走到停车库,真是一份不错的生日礼物,我内心想着,但是表面 却要着这感动得话:「亲爱的你太破费了,名牌车哦,你买给我的吗?」情妇跟 老婆最大的分别就是,买给情人的礼物高尚过老婆的,老婆是用来管家的,情人 是用来哄的。

「当然是买给你的,喜欢吗?」

「你买得是模型吗?好真哦。」我傻傻地说。

「小笨蛋,这个不是模型,这是真的奔驰。」你还当我真的是傻瓜吗?
「但是我不会开车阿?你难道想让我撞车?」我还是喜欢坐车好过开车。
「不是啦,别说不吉利的话,你可以慢慢学开车啊,我也可以请一个司机开 车阿,在你还没有学会开车之前,你上学就让司机送你,比较方便啊。」真是体 贴的男人,我完全陶醉在这个空间内。

我宁愿就这样过一辈子,也可以把他当成爸爸来看待,而且他对我也很好, 疼爱有加,认识他真的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

「我才不学开车呢,那么麻烦,还要去学法律,我看到交通规则我就头痛, 嘿嘿,以后你开车送我上学吧。」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实。

「好呀,你可别害怕哦,我开车技术不好的。」他还真同意阿?他哪有时间 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呢?

谎言

九月一日,开学的日子,德恩恳霓大学,上海一间很有名气的贵族学校,我 以前在网络上看过这间学校的介绍,在这里面读的学生,爸爸或者妈妈都是富豪 ,要不就是明星的儿子,骏告诉我,他爱我,所以疼我,就因为疼爱我,所以他 什么都会给我最好的。

开学的第一个月尾,也许是缘分吧,骏的儿子竟然转校来到这间大学读书了 ,竟然还跟我成了同班同学,当然,他儿子并不认识我,大家都是大一的学生。
说真的啊,开学的前几天我觉得很自卑呢,因为身边的同学都是有钱人,而 我出生的家庭并不太好,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几个女生拉我出去逛街我都不敢, 害怕出现什么差错,或者丢人的事情,另外一个原因是我不喜欢喧闹的生活。
进入这间学校之后,我发现我跟他们截然不同,他们的气质本身就具有的, 相对比下我显得非常老土,还好我从小就在香港长大,要不是真的是愚事接二连 三的出现。

我很少说话,也很少主动认识朋友,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发呆,看着篮球 场上的阳光男孩,如果我还是原来的我,我想我可能也会是坐在观众台的一份子 吧,虽然现在可以读书,但是已经失去了原本的味道。

开学的第二个月份,学校举行了一次舞会,让新来的学生,对学校的师姐师 哥多加认识,所以,当天所有的学生都必须参加这个聚会,很糟糕的是,我不会 跳舞也不会喝酒,更加不懂得什么酒好,什么酒不好。当天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角 落里喝着自然水,其实也不错啊,美容对皮肤好,自娱自乐的我,那天,打扮也 没有那些女生吸引,当然,反而为平凡中的我,增添了几份神秘感,不时都有男 性邀请我跳舞,我都微笑的拒绝了,原因很简单,我不会跳舞,当然,其中也包 括骏的儿子——煜。

「Hello……好吗?同学。」

「Hello……还不错。」跟他不熟悉,所以不想说太多话,其实是害怕 漏话。

「我是你的同班同学,记得吗?」

「当然记得。」怎么可能不记得呢?不是因为他是骏的儿子,只是因为他跟 骏一样优秀,帅气,阳光,而且很幽默,经过我的观察,班里面很多女生都很喜 欢他。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他指着我旁边的位子。

「难道我可以拒绝?」

「当然。」他坐了下来。

「你不去请那些女孩跳舞吗?」

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我可以请美丽的晴柔小姐跳舞吗?」他竟然记得 我的名字,看来我对他很吸引。

「不可以。」

他有点吃惊,但是又突然大笑。

「笑什么?」我疑问。

「我笑跟我猜得一样,你很冷艳。」

「是吗?这里很多女生都很冷艳。」我冷冷得说,男人都一样,只会对那些 对他没有兴趣的女人有兴趣。

「他们还是女生吗?」

「怎么?不是女生,难道都是人妖吗?」

「哈哈。」他又大笑,让我觉得冷,就连旁边的人都望了过来,也看到有些 女生妒嫉的眼神。

「又笑什么,无奈,你跟你爸的区别真大。」然后留下一脸疑惑他转身走开 了,他一定在思考为何我认识他爸爸呢?

我悄悄的退出了舞会准备回家,他也跟了出来。

「嗨,晴柔,等一下。」

我扭过头:「有事吗?大少爷。」

「哈哈。」他又傻笑了,此刻留给我的印象就是他会傻笑,很傻气的男生, 跟
他老爸一点都不相同,相对比还是比较喜欢他爸爸。「很好笑?为何我说句话你 就笑一次呢?而且每次都傻得那么傻?」

「你可爱所以我才笑阿,因为喜欢你,所以才在你面前如此傻啊?」

「你这招在我面前没有用的,我不喜欢口花花的男生,你还是对付其他女生 吧,也许今天晚上你还可以带一位漂亮的美女回家呢?」他的一些事情,我听骏 提起过,他是一个不实在而且花心的小男生。其实我跟他差不多,而且相对比比 他还小,竟然称他为小男生,嘿,可笑的自己,是可笑还是可悲呢?

「看来你很了解我,你认识我爸吗?」他开始说重点了。

「不认识,我也不想跟你浪费时间,我要回家了。」我准备打电话给司机。
「我送你吧,你住在那里?」

「对不起,我那个地方不适合你这个大少爷光临。」我当然不能让他去,家 里面的相片都是我跟骏的合照。

「那我请你吃晚饭吧,你好象在里面没有吃东西。」他还真留意我。

「竟然大少爷那么想破费,我也不好意思拒绝,那就请吧。」我心里面自有 想法。

我好不客气的坐上了他的车,「你想吃什么?燕窝吗?对女人很补的。」
「嗯?我穷人家的女孩吃不起,还是比较喜欢吃上海小吃,街边的,还有我 想游车行,看看上海的夜景。」说真啊,来上海这么久了,我还没有逛过上海的 夜街呢?晚上一般都是陪骏在家。

「好,对了你不是上海人吗?」很爽快,这点遗传了他老爸。

「我是上海人啊。」

「那你为何还要去看看上海夜景呢?难道你以前没有去过吗?」

「我移民上海的可以不?」

「当然可以,可以。」

那个夜晚让我觉得,好像变回十七,十八岁的年龄一样,很好。

我不让他送我回家,让他在路口停车,准备自己坐出租车回家,不想麻烦司 机接我,其实我对别人都挺好的。

「怎么?你害怕我会跟你开房,所以才不让我送你回家,害怕我半路带你去 酒店吗?」我微笑了,我一点都不害怕,然后再路口下车了。

他约会我

回到家,一打开门,就看到骏在看电视,很关心地问我去了那里,我就借口 说学校舞会,难道跟他说实话,我刚刚跟你儿子在吃饭吗?而且很开心?
不知道为何,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做,他也没有要求,我也不会主动要做,其 实我对那些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报答他没有抛弃我,要不是他,我也许已经是一 个不值钱的街边妓女而已,那天晚上特别宁静,一切好像都停留在那里,也许他 觉得今天的舞会我太累了,而且他一直都知道我身体不好,整天生病,所以也就 不让我辛苦了,其实这段时间,他也为我担心了很久,经常往医院跑。

第二天我一早就回到学校了,因为骏早上还要开会,所以也不等太阳晒到屁 股上才醒了,习惯早上起床后帮骏打好领带,所以,也就在他回公司的时候送我 回学校了。

「哇,好早哦。」煜不知道何时走到我后面,把我吓了一跳。

「干吗阿?想吓死人啊?」

「想什么想得那么入神呢?是不是在想我啊?要不要我今天晚上陪你啊?」 不正经的表情。

「神经。」

「Good,你会说脏话,不错啊?」看来他神经真的有点问题。

「对了,今天早上谁送你回学校的阿?我今天忘了带隐形眼镜,所以看不到 ,不过感觉好眼熟。」还好他没有带隐形眼镜,要不,可能我距离死很近了。
「我男朋友,可以不?」

「原来你有男朋友的拉。」他有点丧气。

不知道是习惯还是什么,看到他的领带打得不好:「同学,拜托你下次回学 校把你的领带打好可不可以阿?好难看也,你是男人不?领带都不会打?」
「今天早上没有空打阿,怎么?你会打领带?」他表示惊讶。

「当然会了,来我帮你。」还没有得到他的同意,我就自作主张的用最快的 速
度帮他打好领带了,但是还是被同学发现了。

「OHMYGOD!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一起的?」雪利说。

「你还不知道啊?昨天晚上他们两个就有说有笑的了。」其中一个女生讽刺 的语气说,就是,人家煜是谁啊?爱上的女人那有跑走的,亲爱的,今天晚上还 用我陪你吗?撒娇的语气,用手挽着煜的胳膊。

「紫兹,去去,你干什么啊?我已经有女朋友了,你别自作多情了好不好? 」他推开了她。

「亲爱的,真的是她吗?」她指着我。对啊,你没有看到我们多恩爱吗?我 领带都喜欢让他打,难道你不知道领带对男人多么重要吗?看得出我有多么爱晴 柔了吧,看,晴柔的领带打的多漂亮。他自豪地说。

「切,谁是你女朋友阿?无聊。」我转身离去,费事跟他们继续纠缠下去, 煜也跟着跑了出来。

「嘿嘿,女朋友,你走也不叫上亲爱的我。」

「谁是你女朋友啊?别乱叫。」

「怎么,你真的有男朋友了吗?哦,怪不得领带打那么好,真妒嫉你的男朋 友。」妒嫉吧,你死都不会想到那个人就是你爸爸。

「对了,告诉你啊,我爸爸的领带打的都很好看,但是他很少回家,一般都 在公司住,所以也没有时间向他请教,每次我见到他,他的领带都很漂亮,跟你 打得差不多,但你打得比较漂亮嘿嘿。」什么嘛,明明一个人怎么可能分得出来 呢?花言巧语的男生。

「是吗?」我冷淡的说。

「放学后,我等你,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我还没有说完他就溜走了,算,放学我才不会等他呢。

三人相遇

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就放学了,大学的生活就是悠闲,又自由。

「亲爱的,停。」又是他。

「老大,你想如何,放过我吧。」

「怎么,你还有约会吗?」

「对阿,我约了我男朋友。」

「哈哈,这样我就更加不能让你去了,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他强拉着 我坐上了他的车。

半个小时的路程,我跟他来到了一个很华丽的别墅,有钱人就是有钱人。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哪里啊?我可不会跟你开房的,你死掉这颗 心吧。」我狠狠地对他说。

他认真地望着我,我有点恐惧,他认真的说:「告诉你啊,我这次是认真的 ,对你是认真的爱,我爸爸说当那天我认真的对待爱情的时候,就要带那个女的 回家,所以我带你去啊,亲爱的,我是否很爱你啊?嘿嘿。」认真几天分钟后, 又傻笑了,真得很变态。

「什么,见家长?你爸爸?」我突然反应过来,我有种晕的感觉,不行我要 下车。

「对阿,我爸爸,竟然你上次都说我跟我爸爸性格不像了,我想你都认识我 爸的,这更好,我就不用那么麻烦介绍了,哈哈。」他竟然还笑得出来,就算现 在下车也晚了,因为我已经进了他家的大门了,只有尴尬得跟着他走了,真想找 个地方躲起来。

「妈我回来了。」一位看起来很高贵的女人走了出来。

「儿子,这位是?」这个女人就是骏的老婆?我更没有脸见这个女人,毕竟 我抢走了她老公的心。

「妈,他是我女朋友。怎么漂亮不?是不是很可爱啊?」

「嗯,非常可爱,宝贝儿子的女朋友就是漂亮,你好啊?」她跟我打招呼。
「您好。」我尴尬到极点,脸好热,一定很红。

「她好像很害羞哦,原来你喜欢这种女生,难得难得,一定要对她好啊,别 像以前那样啦,走先进去吧,我叫你爸爸去客厅。」我好?我抢走你的男人还好 吗?真想找个洞转进去算了,骏的老婆先离开了。

「走吧。」煜拉住我。

「不啊,我不进去。不用害怕,我爸爸妈妈都很慈善的。」我被煜强迫拉进 大厅。

骏见到我很惊讶,但是马上又变回原来的本色,商业人物都是这样吗?
「儿子你回来了阿?这位是?」他假装不认识我。

「我女朋友阿,好女孩来的,怎么你们原来不认识吗?」他开心地说。
「不是啦,我听别人提起过他,我们不认识的。」我急忙解释。

「哦原来如此,老爸,你不记得了吗?你说过如果那天我对感情认真的话, 就带回来给你看看,看,我今天就带给你了,怎么样?不错吧,哈哈。」他开怀 大笑,拉我坐在沙发上。

骏的表情很怪异:「竟然你都说她是好女孩,那你就别跟她一起拉,免得破 坏了别人的幸福。」他想让煜放手。

煜好像什么都不明白一样,也没有留意当时骏的表情:「老爸,放心吧,以 后我只会对她一个人好,我会好好的爱她的,你不用担心的了。」他一无所知。
「我我不是他女朋友,我们是同学而已。」我很着急,他现在如此冷静,我 害怕他会突然爆发,我真的害怕,我不想一无所有。

「噢,是吗?」他怀疑的眼神看着我,我有点心痛。

「其实爸爸,我再追她,嘿嘿。」他不好意思地抓抓头。

「其实我们只不过聊过两次而已,没有什么的,我们只是同学的关系,请你 。」停顿了一下,「请你们不要误会。」他妈妈也在,差点把自己的感情表漏无 疑。

「什么,不值两次,昨天我还请他去逛夜景呢,她好开心哦,我喜欢她的笑 ,我昨天才发现原来上海的街边小吃真的不错哦。」死了,昨天我还跟骏说学校 有舞会,现在我变成了欺骗他的小人了,讨厌死煜了。

「吃归吃,但是要小心卫生。」他妈妈对他真好,真疼爱他。

煜正想说话的时候,骏说话了:「对了你不是再读岜科匿学校的吗?怎么突 然跑那间学校了?」他望着他的儿子。

「因为你儿子我太帅太迷人了,所以被学校踢了出来,哈哈,到最后我一个 哥们在德恩恳霓大学读大二,所以他推荐我去了那间学校读大一。」

「是吗?」他怀疑,我想他不相信。

晚饭的时候,我一直都不敢望他,只顾低头吃饭,觉得好像自己做了什么亏 心事,而他一有空隙就会看我一眼,我只能低着头吃饭,吃饭。

晚上十点后,我说要离去,以还有作业的借口回家,而骏也以公司有事,所 以也要回公司,还说顺便送我回去,让煜不用送我了,因为骏是他老爸,所以他 也不敢顶撞父亲的指令,就算煜哀求了很多次,都没有让他送我。

骏强奸了我

坐在他的车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一直沉默到家,每次想解释的时候,都停 在口里面了,我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知道如何说明,只好跑回自己的房间准备 早点休息,当我洗完澡穿好睡衣出浴室的时候,看到骏已经坐在床上了,我不知 道如何开口,也不知道说什么。

我走过去坐在他旁边:「骏我。」

他还没有听我解释就一巴掌打了过来,因为太大力,我一头撞倒在床头的柜 子上,好痛,脸还有头的一角都好痛,他抓着我的胸前的衣服,这是我第一次见 到他如此凶恶,我很害怕,从镜子上看到头角流着血,我感觉很晕,眼睛的东西 都好像在浮动。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那么贱阿?勾走了我的心还要勾走我儿子的,我 给你得不够多吗?还是你嫌弃我老,说,你给我解释。」他气得脸通红。
「我没有勾引你儿子,我没有嫌你老,我。」我还没有解释完,他又一个巴 掌
打了过来,我哭了,这是他第一次打我,而且打了我两巴掌,我很冤枉。
「你要记得,你永远都是我的,你是我的。」他吃醋了?

「我记得,我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我带着哭声回答他。他好像没有听 到我解释,撕开了我的睡衣,把我推倒在了床上,(中间略过千字)直打他精疲 力尽为止,我的泪水也流干了,他强奸了我,认识了这么久,他竟然。

做完之后,他就去了另外的一间房间休息了,第一次在ML之后抛弃我一个 人,独自躺在床上,留下哭泣的我,他真的这么恨我吗?根本都不听我解释,看 着床头的闹钟,渐渐的入睡了,梦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很害怕,哭了,分不清 楚是现实还是梦里,也许虚幻与现实都有我的哭泣吧。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骏坐在我旁边怜惜的眼神望着我,我摸了摸伤口 ,好像贴了胶布。

「你醒了。」他看着我,我不理他,把头扭在另一边了。

「宝贝,还在生气吗?对不起啊。」我继续不理他。

「乖,好不好?」他把我搂在了他的怀里,「來让我看看你的伤口好不好。 」他撕开胶布,「哎呀,我带你去看医生吧,发炎了就不好了,痛不痛啊?」
「我不去看医生,你也别管我了,让我死掉算了,我不活了。」

「乖,我当时真的太生气了,我真得很爱你,我。」他解释着。

「你都不听我解释,就打我,你从来都没有打过我的,你变了,你不疼爱宝 贝我了,你不爱我了,你不在疼爱我了。」我哇哇的大哭起来。

「我对不起宝贝,我该打,你打我好不好,别哭了,别生气了。」

「根本就是你儿子缠着我,根本就不管我的事情,我都没有跟他一起,是他 每天骚扰我而已,我爱的只有你,根本就不会爱别人,你都不相信我。」前者真 ,后者一半半吧。

「我相信你了好不好?来起床吃饭吧,等下还要上学呢?用不用我帮你请假 啊。」

「不用了,我要上学,我可不想在家无聊极点。」其实我很容易哄的,当我 想下床的时候,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很害羞得对骏说:「可不可以帮我拿那 件白色的衬衫跟绿色的短裙阿?」

「噢,好的,今天放学后用不用我抽空陪你去买睡衣?」他一边拿衣服一边 说。

「不用了,我以后裸睡,不错吧。」我傻傻地说。

「那我也陪你吧。」他坏坏的笑着。

「哼,大色狼不用了。」

「柔,我们结婚吧。」他递给我衣服后认真地说。

「不,你不记得我只答应做你的情妇吗?我不想你离婚。」

「为什么?」

「不为什么,好了,我去洗刷了。」

煜早知真相

随便得吃了点早餐,就让司机送我回学校了,到了校门口,就看到煜傻乎乎 的站在大门口,我懒得理他,就当没有看到他一样,自己走进校门口。

「嗨,早啊。」我当看不到他。

「嗨嗨。」他用手在我眼前挥挥,我还是当没有听到,微风轻轻的吹,头发 也随风飘动,有点凌乱,煜帮我整理头发:「你昨天晚上干了什么啊?」
「什么怎么了?」

「你昨天晚上撞伤的吗?难道我爸?昨天晚上我打电话给他,他的电话一直 都不通,难道你们撞车了?我爸爸如何?」他也挺孝心的,也会关心他爸爸。
「没有撞车啦,昨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掉床撞倒的可以不?你爸我怎么知道 ,昨天送我后就回公司了。」我乱说一通,难道跟他说实话吗?

「哈哈,傻丫头,说你傻你又不相信,竟然掉床,以后我们结婚后,我每天 晚上都会把你搂得紧紧地,不会让你掉下床的,我是不是很好啊?然后我们每天 晚上都要。」他越说越兴奋,我可没有兴趣听他的性教育。

「大少爷,你可以闭嘴了。」我丢下这句话后就潇洒的离去了。

「什么大少爷,我们又不是流星花园里面的,再说,在这间学校读书的人都 是有钱人,就算你家不是很有钱,但是最少也有钱啊,我看过你住的地址了,高 尚住宅区,你当我不知道啊?」他追了上来。

「你竟然偷看我的资料,哼,不跟你狡辩了,我家很穷的。」我漫步走到学 校的人工湖,反正这堂的科是英文,我最讨厌的科目,其他的同学就这科厉害,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从小就会英文,而我,哎,算了,比不起。

「你喜欢这个人工湖吗?用不用我们结婚后我也订做一个。」他说着。
「你别整天跟着我,我男朋友会吃醋的,还有我没有兴趣跟你结婚,再说我 是一个不喜欢负责任的女人,所以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

「那你作我的情人吧,也许以后,我可能跟我爸一样,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 女人,最后,结婚生子,哎。」他犹豫地说。

「你怎么知道你爸爸娶的女人并不爱。」

「因为我老爸已经十年没有跟我妈同房了,这我都知道。」

「那你妈不寂寞吗?」我问。

「可能不会把,我都没有听过我妈抱怨什么?」

「富太就是不一样,如果是我,可能早就出去找一个帅哥陪陪我了。」
「你好象很忧郁,可以讲讲你的故事吗?」

「有什么不可以呢?我穷人家的女儿,出生贫贱。」

「别这样说自己拉,其实你不错啊,学习不错,除了英文之外,对了,以后 我帮你补习英文把?」

「不用了。」我想到了骏,害怕他再次误会。

「噢,继续讲述你老百姓的故事吧。」

「最后,我离家出走,受不了生活的苦,最后很堕落,还是家好,家是多么 的温馨,受伤后可以养伤,但是离家后什么都要自己承担,到最后一个网友救了 我,我答应了做他的情妇,最后就来到了上海这个地方,就这么简单。」
「那你以前是那里的人啊?你家人不找你吗?」他问。

「FromHongkong,他们才不会找我呢。」我漫不经心的说。
「香港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其实我父亲是否就是那个网友阿?我以前听我父 亲说,他认识一个香港的小女孩,很可爱,很单纯很喜欢她,我第一眼见到你的 时候,就有我父亲所说的那种感觉。」难道真得是父子心有同感?

「哈哈,那你明明知道还喜欢我干什么?看来你确实很无聊。」最不喜欢这 种人。

「喜欢你是我的事,我父亲有什么好的,跟我一起不好吗?」

「我就是喜欢你父亲啊,怎么样?」

「难道你就是因为他救了,所以你才甘愿做他的情妇吗?这样会害了你的幸 福的,你不知道吗?」

「你父亲对我很好,也很爱我,其他的就见一步算一步吧,我希望你别告诉 你母亲听,谢谢啦。」我诚恳地说。

他傻笑着:「对,我父亲确实对你很好,而且都很爱你,昨天你来我家的时 候,我就留意到他看你的眼神了,还有昨天我专门在他面前说我们的事情的,而 且我还知道,你头上的伤口一定是我父亲打得,是不是?」他心疼的表情。
我摸了摸伤口,「没有什么,这点伤口算什么?」

「难道他经常打你吗?」我知道他又理解错了我的这句话。

「才没有呢,好了我回去上课了,拜拜了。」

我有了他的孩子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而我每一个月份都回来的东西,却迟迟不来,我并不 是傻瓜,所以就跑去夫科医院做了检查。

医生面带微笑的坐在我的对面:「小姐,恭喜你,你有了孩子,而且都一个 月了,快点回去告诉你老公吧。」我傻傻得呆在了那里,就因为一次没有做好安 全措施,就有了吗?落胎?很痛得,我拿出手机,发了一个短信给骏:我有了。
步出医院,我才十八岁,竟然有了孩子,让我有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情妇 是不应该有孩子的,但是我残杀了这孩子生存的追求,我是否太残忍了,他是我 的孩子,我亲生骨肉,我怎么能忍心呢?我怎么可以呢?我明白被人抛弃的感受 ,但是妈妈真的没有能力照顾你,你真不是时候,我不想你跟我一样,做一个单 亲家庭的孩子。

一个小时后,我回到家,刚好接到了他的电话:「我刚刚在开会,你有了什 么啊?怎么,一个月后你才想通买睡衣吗?」

「我有了你的孩子啊。」我懒懒地躺在床上,摸着还不明显的小肚子。
「真的吗?你有了我的孩子,太好了,太棒了,我好爱你。」他很开心,我 想此刻在办公室的他一定大叫地说,我有孩子了。

「可是,我,我准备落胎。」很冷静地我慢慢地说着。

「不准,这是我们的孩子,你忍心吗?」

「我不能有你的孩子,我不想让孩子出生就没有爸爸,我不让他像我一样生 长在单亲的情景下。」这点是真的,骏他不可能给我一个名份。

「我们可以结婚啊,只要你答应好好地把孩子生下来,我立刻跟我老婆离婚 。」他坚定的。

「不行。」我不想这样,破坏别人的家庭。

「为何不行啊?只要你把孩子生出来,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会给你一 亿,孩子你可以让我养或者结婚的话,我的钱以后都属你管。」

「我不贪钱,我们不能有孩子,好了我很累了,我想休息一会,拜拜。」挂 掉电话,突然有种很想打电话给煜的感觉。

「嘟嘟,喂,亲爱的打电话给我干什么呢?」

「我有了你爸爸的孩子了,帮我找家医院打掉这个孩子。」

沉默:「嗯,我去接你吧。」

「不用,你说你在那里,我找你。」挂掉电话,准备心情。

医院对我来说有恐惧感,特别是妇科,到最后我还是逃跑了,我害怕打胎, 很痛,虽然医生说科技发达已经不痛了,但是依然害怕,最后,我还是一个人偷 偷的跑医院打胎了。

晚上骏没有回来,第二天一早接到煜的电话,说骏进了医院,我急忙跑去医 院,煜告诉我要换骨髓才能有机会活,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因为 医生的要求在场的人都要检查是否适合。

骏是我的父亲

几天我都在医院照顾他,虽然当时自己的身体也并不太好,他老婆说我是好 女孩,我淡笑。

第二天得下午,收到医生的报告,说我可以跟他换骨髓,要立刻作手术,煜 跟他母亲都惊讶的望着我,我何尝不惊讶呢?

骏的老婆很冷静的问我:「你是不是上海?」她的语气冷淡的不像平时的她 。

「嗯,我不是。」我老实交待,因为一定有什么事情,她才会问这个问题。
「你家乡是否湖北的呢?」她又猜对了。

「我又点头了。」

她听后晕了,煜急忙扶着母亲:「冤孽啊,其实你是骏的女儿,十几年前, 在家乡的时候,他年少无知,爱上了你的母亲,到最后发生了关系,但是因为那 个时候我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而且到最后我们离开了哪里去了上海,后来,骏 都忘记了这件事情,我后来打听过你们,听说去了香港,从此也没有过问过了。 」

我想此刻,我跟煜都比他母亲还要晕,我淡笑着离去,不论之恋,也许上辈 子我跟我母亲都欠了这个男人。

「嘟嘟。」是手机声。

「喂,我现在在医院门口,你不用出来了,我自己可以回家的。」

「那好吧,我在门口等你,拜拜。」

我还是斗不过他,几分钟后,煜的车就停在了我的面前,上车后听到自己喜 欢的歌,煜遗传了他爸爸的体贴,应该说我们的爸爸。

「你还好吧。」他竟然问我还好吗?他不是应该生气吗?我可是抢走他爸爸 的女人,而且还是伤害他妈妈的女人,他竟然还温柔的问候我,他到底想如何。
「嗯哥哥,还好。」我称呼他。

「别叫我哥哥,我很不习惯。」

「事实你就是我哥哥。」

他看着我:「你的脸很苍白,是不是不舒服阿?」废话,我前天堕胎,现在 当然脸色苍白了,我可不是因为骏是我爸爸就害怕成这样的女人。

小心开车老大,没有苍白阿我照了照镜子,「我一直都那么白,嘿嘿。」
「等父亲好了,你会如何对待他,倒不如跟我一起离开这里把。」都到这个 时候了,他还能说这些话。

「为何要离开呢?我们能去那里?为何我要跟你一起离开阿?」无聊的对话 。

「因为我爱你啊,现在兄妹恋很正常,但是父女就不好啦,你知道我是爱你 的阿。」他拉住我的手。

「你放开我。」我想挣脱他的魔掌。

「我不。」他死死的拉住不放。

「如果你不放开的话,我跳车给你看。」我才没有那么大胆呢,不过还好他 放开了我的手。不知道何时,车外下起了瓢泼大雨,就连上帝都为我哭泣?
明知他是我哥却他发生了关系

很快,车就到我家了:「难道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难道不可以吗?」

「我可是你哥哥,不管啊,再说你身体那么差,要我照顾你啊,来,他打着 伞。」进入房之后,看到他的全身已经被雨水给打湿。

「煜,你全身都湿了,我拿你父亲的衣服给你穿吧。」

他靠近我,一把把我抱在他的胸怀,我竟然不知反抗:「对不起,我打伞都 不会,小傻瓜,你看都把你给淋湿了,我帮你把衣服脱掉吧。」他温柔的看着我 。

我挣脱他的怀抱:「我,我还是帮你拿件衣服吧,等下你生病了就不好了。 」我口齿不清地说着,上楼回房间拿衣服衣服给他,他也跟了上来。

打开衣柜:「你自己选吧。」我知道他在我后面。

「还是你先换衣服吧,我才害怕你生病呢。」他依然温柔。

「那我进去换衣服了。」

他突然拉住我:「我帮你脱把,你难道害怕我吗?你不爱我?我感觉你是爱 我的。」

他一直说下去,手也同样进行着,上衣被他脱掉,裙子的拉链也被他打开, 最后掉落在地上,他双手搂住了我,手从腰部移致上围,白色的胸罩掉落地上, 我脑海很乱,他把我抱起来,躺在了床上,用手指撑着身体的他,温柔的看着我 ,我觉得被他给迷住了,他吻住了我的嘴,一寸寸地吻下去,到胸部,直到最后 唯一的一件衣服被他脱去,(省去千字)他对这方面很专长,很快就让我达到了 高潮,到最后熟睡在他的怀抱里。

同一张床,同样都有我,但是却躺在不同男人的身边,才发现原来自己可以 如此的下贱。

同一张床,同样都有我,但是现在的这个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而哪一个却 是我的生父,躺在医院的父亲。

当日出升起的时候我醒来了,他还在沉睡,我想起床,但是他紧紧地抱着我 ,让我动不了,嘴里还说着梦话:晴柔,别离开我,跟我一起永远,永远我知道 不应该这样做,但是还是搂住了他,躺在他的怀里睡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来了,看着我还躺在他怀里静静的,安心得笑了:「以 后跟我一起生活吧。」

「不,以后别想我了,不管如何,我永远都是父亲的人,不管我是否他的女 儿,但是我永远都是他的女人,你就当昨天晚上作了一场梦吧。」

「不要,我要以后每天都这样。」他竟然对我撒娇,天啊,什么年代啊?
「除非当明天的日出升起的时候,我就放弃固执,当明天的月亮挂起的时候 ,除非我愿意放弃挣扎的时候,我想我会跟你一起的。」

他紧紧地抱着我:「不要,我不要你离开我,我要每天都让你抱抱。」
「懒得离你,起来叠被子,嘿嘿。」

「不要,我要抱抱。」他又撒娇。

「死变态,懒得理你,我要去上学了,我可不想不能毕业,拜拜。」走进洗 手间理他呢。

「我很爱你,真的,晴柔,嫁给我吧,我们去另外一个城市结婚,没有人知 道我们是兄妹的,好不好啊?」他的声音从睡房传入我的耳朵。

「一,我不会嫁给你,二,你除了找女人,其他什么都不会了,你养不起我 的。」我擦着牙说着,眼睛还蒙蒙的睁开着。

「我对你是真心的,以前都是玩玩而已,为何说我养不起你呢?我也有商业 头脑的。」

「你每次跟女人一起的时候都会说认真的啦,你的商业头脑都在年月中残缺 了。」我嘲笑着。

「哼,我是认真的这次。」他走进洗手间。

「你还真会认真,认真到你妹妹头上,不错啊。这是一次性的牙刷。」我递 给他。

「你还真周到,一次性牙刷都有。」

「这是你老爸卖的,我才没有那么大的脑袋思考这些东西呢。」我傻笑。
几天的处男

「竟然你都叫他老爸了,为何还要跟他在一起呢?如果我们结婚,不是完美 的大结局吗?」他刷着牙,好像个小孩一样。

「我就喜欢跟爸爸玩不论之恋,难道不可以吗?跟你可没有关系。」我站在 他旁边,拿起自己的小牙刷,一边刷牙,一边喷着泡沫,这是什么年代啊,玩这 种游戏,我到底在搞什么东西,乱七八糟的,感情值得多少阿?

「再说,你母亲都知道我是爸爸的女儿,已经对我恨之入骨,如果我跟你结 婚,你妈妈一定歧视我,我才不要这么做呢!」我可不想有一个知道我所有坏处 的家人。

「宝贝,难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催眠的吗?只要我对我妈妈进行一次催 眠,她就会忘记所有的啦。」真是一个超级大变态,跟他父亲完全不一样,都不 知道他如何遗传下来的。

「你的身体如何呀?如果今天上不了课,我帮你请假,要不我们再做一次。 」他色色的看着我,我简直想打他一顿。

「你去死吧,我去上学了,你自己搞定吧。」我把他推出洗手间,准备洗澡 。

「可是我一早就打电话回学校说今天不用上课,而且我还很轻快的帮你请了 假期,要不奖励一个。」他把头钻了进来,我真的服了他。

「宝贝在洗澡吗?我也要,来我们鸳鸯戏水吧。」还没有得到我的同意,他 就钻了进来,这是什么世界呀?在拍电影剧吗?还是我在做梦,我到底在搞什么 。

「你给我滚出去,你已经得到我了,还不给我滚出去,我讨厌你。」我推开 他,狠狠地锁上了门,眼泪哗哗的落下。

「宝贝你怎么了。」他敲门。

「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好想让你做我的女人,我昨天只不过一时冲动,如 果我伤害到你,我会道歉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会心痛的,我保证以后只对 你一个好,只对你一个人花言巧语,只对你温柔体贴,你让我向左我不向右,你 让我考倒数第一,我不敢考倒数第二,好不好,开门开门,你别想不开自杀,我 也会随你去的,老婆。」

「我,我何时变成你老婆了,你,我去跳楼了。」我打开门,恶狠狠的对他 说。

「当昨天晚上我们结合的时候,你就是我的老婆了,只从认识你这么久,我 已经做了这么久的处男了,你都知道男人是有需求的,你怎么如此忍心让我难受 呢,对不对?还有,如果老婆要跳楼,那也要穿好衣服,免得被人看到,我会吃 亏的。」他瞧着嘴,样子特别可爱,看着他,竟然不自不觉想到昨天晚上他的温 柔。

「我不是你老婆,讨厌讨厌,以后别跟我说话,不喜欢你。」我跟他耍起了 无赖。

美丽的女人就要这样结局?

「你如此迷恋的看着我干什么,就差流口水了。」他一个嘴亲了下去。
我推开他:「你想干什么?」我摸着自己的嘴,搞得好象第一次跟男朋友亲 吻一样。

「给你增加口水呀。」真是不正经。

「你简直就是变态。」他一把把我给抱了起来,然后放入我刚刚放满水的浴 缸。

「来,宝贝我帮你洗澡。」我一脚踹了过去,他双手挡住了,让你感受一下 本小姐的利害。

「宝贝真够性格,怪不得爸爸对你疼爱有加,好了我去帮你煮早餐了,昨天 晚上我让工人回家了。」他对我微微笑,杀死人的眼神。

「你擅自主张,我杀了你。」我狠狠地蹬着他离去关门。

我不得不相信,缘分就是这样的,是你得无法躲避,不是你的想拿也拿不掉 。

我一个人,静静的泡在温水里,想了很多东西,原来我早已经迷失在这个空 间中,其实,我什么都没有,跟妓女有什么不一样,只不过不用服务那么多人而 已。

很久以前,我一直都觉得情妇比妓女更加值钱,后来才发现,原来有的时候 情妇比妓女更加一文不值,情妇只是属与一个人,而妓女可以得到广大的厚爱, 没有自由,什么都没有,只不过淹没在金钱的时间而已。

但是我后悔过?好像没有,我做人从来都不后悔,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哥哥, 但他却有一个如此可耻的妹妹,上一代的恩恩怨怨,这辈子还要继续偿还?
如果一切都是错误的,为何上天不来惩罚我这个没有用的女人,昏昏魄魄的 过一生可能吗?就算我现在如何爱他们两个,但是他们都不可能会跟我偿相厮守 的,这就是男人跟女人的分别吧。

我喜欢上海这个美丽的城市,也喜欢上海的男人,可惜我并不是属于这个城 市的女人,这里有很多纯美的女孩,有很多可爱的女生,而我就是属于酒吧夜晚 的流浪女人,虽然有一个家,但是这个家算家吗?他就如一个客站一样,让不同 的男人停落下来的,到底我有什么价值呢?美丽的女人就要走到这条道路上来吗 ?

所谓红颜祸水,可是我不见得我很漂亮,世界上漂亮的女人很多,为何要沦 落到我的身上,我是无辜的,这个空间不停的诱惑着我继续走下去,我真得很累 ,身心都特别疲累,好想就这样休息下去,一直这样静静的……

我梦见了天堂,然后从上面堕落着,我来到了地狱,被阎王爷打入十八层地 狱,我好害怕,我知道我做错了事情,我不应该如此的乱伦。

但是这是我的错吗?如果我一直都有一个幸福的家,幸福的所有,我还会走 这条码?一切都是别人的错,我没有错,我没有错。

感情坦白-迷乱

时间不停的旋转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煜在 床边拉着我的手睡着了,他有着长长的眼捷眉,还有一张很俊俏的面孔,让我爱 不释手,好想摸摸他,我安静的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很頹廢,到底我的生活为何 如此凌乱呢?其实我可以有一个很幸福的生活,平凡得过一辈子,找一个对我过 去不了解而且爱我的男人,但是为何我不去选择呢?

「柔,别离开我。」煜紧紧地拉住我的手,我知道他在说梦话,他真的爱我 吗?

「放心吧,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我用另一只手摸着他柔软的发丝。
「你会保护我的吗?」我傻傻的对睡梦中的他说话。

「我们都是受害者,无法承担这种爱情,虽然我们深爱着对方,但是乱伦的 爱情,是不合法的,你知道吗?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觉得,自己好像寻找的 男人就是你,坏坏的,帅帅的,傻傻得,有着迷人的微笑,对我好的男人,如果 我没有选择走这样的道路多好,我可以很潇洒的离开这个城市,去另外一个城市 生活。但是我不可以不负责任的离开这里,这样我会对不起爸爸,对不起很多人 ,如果真的可以催眠术,我宁愿催眠你没有认识过我,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这 样最少彼此相望的时候,你不会痛苦,我知道,你的压力都很大,爱情难道本身 就是这样吗?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都无法分明,到底我爱你多还是父亲多,我 欠他太多了,我也希望,我从来都不认识你,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善良的母亲,那 样我就会不知羞耻得跟父亲结婚,然后接受你们狠狠的责骂,我宁愿这样的结局 ,可惜到最后我们都是受害者,你知道吗?其实我都很辛苦,我真的好累,我并 不是坏女孩,我也想有自己的幸福,我也是女孩呀,为何上帝要让我遇见这些难 以选择的问题呢?」

我一次把自己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虽然他听不到,但是内心还是舒服了很 多。

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很虚弱,好像在生死边缘游荡了一次,当我再次醒来的时 候,煜用着大大的眼睛望着我,好像我是不明飞行物一样。

「干什么,你变态呀。」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比刚刚好了很多,但是肚子却非 常饿,好想大吃一顿。

「宝贝,你知道吗?我刚刚差点失去你。」他像小孩子一样紧紧地搂住了我 ,发什么神经。

「你只不过做了一场恶梦而已,不用怕。」

他用好奇的眼神望着我:「难道你听到我做梦话了,没有脸见人了,梦中我 都想着你,是否很感动阿?」他又傻笑。

「是啊,很感动。」我说反话。

「我饿了,想吃东西了。」我完全没有问过为何我醒来之后会在床上。
「宝贝,你刚刚吓死我了,我做完早餐之后,发现你在浴缸里面,我还帮你 做人工呼吸了呢。」他紧张我。

「那真得谢谢你。」我终于明白为何了。

「不用,我抱你下去吃东西吧,我煮了粥炒了一些小菜给你。」他还会做饭 ?真不敢相信,我宁愿相信那些东西是他买回来的。

后座同学

「柔,你天天不上学,小心不能毕业。」旸在我后面小声地说着,他是我的 同学,经常不说话,冷冷的,来这间学校这么久,我才听过他五次声音,想不到 他也会主动关心我,一片感动,突然发现号喜欢这间学校的每一位老师,每一位 可爱的同学,每一棵花花草草。

我传了一张纸条给他:「怎么,你还会留意到我吗?没有想到你这位冷漠王 子,竟然也会如此关心我,看来你还是好人,小女子低估你了。」

过不了多久,他也传了一张纸条给我,但是他却换了一张纸,是我喜欢的黑 色夜景。

「因为小姐你身材高挑,你回来之后就挡住了我的视线。」当场晕倒,这是 贬低我还是打击我呢?

我好不客气地回复他,「谢谢你的赞赏,小女子天生丽质过人,身材美丽绝 伦
,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的基因导致你不是很高吧。」我真佩服我的口才。
「是吗?那不知 上一篇:下一篇:

上一篇:【表姐的别墅】 下一篇:【基因工程】作者:不详

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 av视频 av视频在线观看 色情视频!网站 免费网站看AV片 av电影 av在线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广告合作:9939av@gmail.com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